易购彩票

易购彩票

李长声傅月庵指点日本书业:畅销书是一种罪恶

2019-07-12 20:41


  畅销书是一种罪恶 李长声、傅月庵指点日本书业

  “我觉得书的畅销是一种罪恶。这么多好书,应该都要有机会让读者看到,若集中在同一本书,其他书就容易被漠视。出版的正道是多品种,少数量。”

  即便面临人心惶惶的“大崩坏”,日本出版界依然迭有佳作,致力开拓读者群与阅读新形态。冷眼热肠知日者李长声、博览世相爱书人傅月庵,长期关注扶桑国与中国大陆和港台之阅读出版现状,此番特为2010台北国际书展带来第一手独到观察。或许,一直强势的日本出版业在金融危机和电子书的双重压力下的应对,能给我们一个借鉴。

  2009:杂志下跌,图书兴旺

  傅月庵:我们先从最近台湾翻译出版的《编辑这种病》谈起。作者见城彻创立了“幻冬社”,一创社就找到许多知名作家出书,获得巨大成功。不过我认为,他是因为泡沫经济时代在角川书店,以及担任《野性时代》编辑时累积了丰厚人脉,然后在自己创业时收割。您觉得呢?

  李长声:正是的。是用公司的经费交际应酬(笑)。但这样夜夜用公款喝酒、与作者结交的景况不可能再出现,况且现在的编辑,生活方式也改变了,许多在下班后也不再将心力全投注于工作。见城的成功,可以说有时代因素,但当然还加上他的个性,大胆敢搏。像出版乡广美谈自身离婚的那本书,说是得卖出30万本才不赔,结果砸钱下去后,成了百万畅销书。话说回来,与作家喝酒交朋友的人有许多,但不是每个做出版都会成功(笑)。

  傅月庵:根据一份最新的统计数字显示,日本2009年的出版销售数字跌回20年前的水平。目前日本的出版状况,究竟如何?

  李长声:日本出版情况的统计,是将杂志与图书合并计算,但不包含手机、电子书籍等形式。一直以来,日本出版界“以刊(杂志)养书”,即使在书籍出版上,也是沿用杂志的模式──邀请作家先在杂志上连载,然后集结成单行本,两三年后出版文库本。

  杂志受到三个冲击,一是经济不景气,拉不来广告;二是漫画发行量减少,日本漫画的主要形式是杂志,然后结集单行,也算在杂志的账上;三是电子媒体的冲击。

  实际上,跌得厉害的是杂志部分,2009年图书出版销售状况应该说是不错的,不仅久未有长篇小说作品的村上春树,《1Q84》上市后大卖;而且时逢文学家太宰治、推理大师松本清张冥诞一百周年;还有像山崎丰子的作品,借改编影视剧的影响,再度畅销;讲谈社创立一百周年,找一百位作家创作,小说为多,可见,起码文学书出版还算是热闹的。

  电子书──以杂志和漫画为主

  傅月庵:在这个电子书崛起的时代,台湾还在摸索进行,日本的电子书市场是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发展?

  李长声:日本的电子书主要集中在杂志与漫画两个领域。如同前面所说,日本出版业倚赖杂志、漫画为主要营收,因此这两种类型的阅读方式一改变,日本纸本出版业也就受影响,可以说是因杂志而起,也因杂志而衰。但若是将电子阅读的销售数字计算进去,我估计日本的出版市场不见得那么悲观,甚至还略微成长了一些。

  日本人非常依赖手机,可以藉由手机从事各种活动,除通讯外,如社交、消费、娱乐等等,都可以满足,阅读当然包括其中。日本民族性喜欢“小”东西,前几年Sony电子书阅读器在日本上市时,相形之下便利性比不上手机,结果Sony退出日本市场。不过这两年由于美国亚马逊kindle电子书阅读器的成功,Sony又要重新发展日本市场。

  电子书还有一个问题,在于版权。版权属于作者,但日本的作者多委托给出版社处理洽谈,许多并无正式文件委托,而是口头上的约定和长期养成的默契。然而日本人做生意较为谨慎保守,版权谈判速度较缓慢。但现在日本出版社也开始转为积极,例如重视海外市场,近期就有女性杂志授权中国,合作出版。亚马逊网络书店在日本的营业额已等于纪伊国屋书店全国加总,挟通路优势推出电子书阅读器,日本的出版社是否会加速配合处理版权?有待观察。

  日本新、旧书店的更迭变化

  傅月庵:日本的书籍以寄销制度为主,价格固定,但网络书店也不打折吗?台湾的网络书店因为没有陈列成本,几乎新书都有打折。

  李长声:网络书店不收邮费就是一种“变相”打折罢。寄销制度已行之百年,现在已出现变革的尝试,例如退货的时候书店要承担一部分书价。

  固定价格和寄售制度,是日本出版产业依旧能维持着的原因,但新的通路出现已经造成冲击。手机阅读是其一,电子书籍的影响正在进行中,而在更早已经发生的新形态书店如Book

  Off,有许多读者看便抛售的书,价格比新品折半,店面也整齐明亮,对于一般书店造成不小冲击。普遍来说,“古本屋”,也就是旧书店,去逛的都是男性顾客;但Book

  Off这类“新旧书店”,连女性顾客也乐于进去,不会觉得奇怪。

  傅月庵:说到这点,目前我转为经营二手书店,接着请您谈谈,不晓得日本现在的二手书店经营的状况如何?

  李长声:日本的旧书店通常都拥有房产,少了房租负担,在经营上比较没那么困难。只不过这类旧书店通常算是家传,年轻一辈似乎都不想接手经营,后继无人的情况很普遍。台湾比较多年轻人愿意开二手书店。

  畅销书是一种罪恶?

  傅月庵:面对“出版大崩坏”,日本出版界有何种应对之道?

  李长声:面对变革与不景气,开源节流是必然的方式。对照前面所说见城彻的交际应酬方法,现在已不可能。据说有的出版社光靠节省开支就让赤字翻黑了(笑)。而规模大的出版集团,大多数都有地产,这也是支撑它们的重要因素。

  有人比喻日本的出版业像骑脚踏车,必须不断出新书才不会倒下来。这样一来,旧书的再版机会减少;再者,大家会竞相冲高新书出版量,新书的贩卖周期也就变短了。有时候到了书店根本都还没拆封就直接退回出版社的仓库了。日本现在的退书率高达40%,吃不消的出版社便会迈向倒闭了。

  傅月庵:在台湾,只要是在畅销排行榜上的书籍,通常曝光量就会增加,能见度也高,销售量就会再累积。

  李长声:我觉得书的畅销是一种罪恶。这么多好书,应该都要有机会让读者看到,若集中在同一本书,其他书就容易被漠视。出版的正道是多品种,少数量。《1Q84》大畅其销,欢乐的只是新潮社一家,其他两三千家出版社只一个愁字。日本出版评论家以年度有没有发行百万册的图书来评价出版社的好坏,实在很可笑。

  策划/刘子菁

  嘉宾/李长声(日本文化评论家)

  傅月庵(台湾茉莉二手书店执行总监)

最新动态

相关资讯

易购彩票服务支持

我们珍惜您每一次在线询盘,有问必答,用专业的态度,贴心的服务。

让您真正感受到我们的与众不同!